来自 科研成果 2019-09-12 0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正版输尽光 > 科研成果 > 正文

精耕细作,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如何打好

小康中国步入“精耕细作”

图片 1

■本报记者 胡璇子

从现在到二〇二〇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要按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项要求,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坚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可持续发展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摘自党的十九大报告

“要分别提出工作思路和具体举措,排出时间表、路线图、优先序,确保风险隐患得到有效控制,确保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确保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提出了明确要求。

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承上启下的关键一步。决胜全面小康,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既需要坚定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决心和信心,还需要抓重点、补短板的脚踏实地的“精耕细作”。

三大攻坚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也是必须完成的硬任务。如何打好三大攻坚战,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随着改革迈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各种风险挑战接踵而至。五年来我国经济发展中结构性问题和深层次矛盾凸显,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遇到不少两难多难抉择。

应对风险看胆识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虽然当前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如何实现标本兼治,消除隐患?这无疑是今年两会聚焦和热议的话题之一。

备豫不虞,居安思危。当前,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经济发展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过程也是各类风险易发高发、集中释放的敏感期。”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开发银行贵州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徐元说。

据媒体统计,今年两会多数民主党派提交的集体提案都涉及防控金融风险,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具体建议。许多代表委员也从不同角度出发,对这一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徐元代表认为,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叠加,金融脱实向虚、乱加杠杆等风险隐患需要重点关注。同时,地方债务风险不容忽视。此外,在大资管背景下,金融机构混业经营日益普遍,不同领域之间的风险易引起“共振”,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也给传统金融带来冲击。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将关注的重点投向了互联网环境下的金融风险。他建议建立联防联控和分级响应制度,对非法金融业务“打早”“打小”。他还建议利用创新技术升级完善金融监管体系,推动监管部门和技术企业合作,加强金融监管科技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中天金融集团董事长罗玉平也认为,近年来,党中央对金融风险防控高度重视,这是基于金融风险整体形势的科学判断和整体研判。我们现在面临的金融形势相当复杂,既有创新过度的风险,也有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求,推动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取得明显进展。他同时指出,我国经济面好、政策工具多,完全能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如何进一步防范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全国人大代表、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武汉众邦银行独立董事蔡学恩提出,现行的金融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应加强顶层设计,同时大力推动法律法规“落地”,提高违法违规成本,起到震慑作用。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建议,应从实体经济、地方政府层面、房地产领域以及金融系统四大方面发力。

徐元代表认为,防风险应加快金融监管改革,大力弥补制度短板。同时,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此外,还要深化金融机构自身改革,健全风险管控体系。

贫困发生率从10.2%降至3.1%,在过去五年中,我国的扶贫攻坚取得了显著成效和决定性进展。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虽然短期可能会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带来一定影响,但长期来看有助于我国经济发展更稳健、更具可持续性。

然而,精准扶贫仍须加大力度。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透露,截至2017年年底,经各省份认定的深度贫困县还有334个,贫困发生率为11%。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注意4个方面问题:一是稳杠杆,杠杆还是要降,但不能加大风险隐患;二是防止债务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三是下决心解决政府、国企预算软约束问题;四是探索以市场为基础、规范的公共产品投资长效机制。”刘世锦委员说。

“解决贫困难题须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其中当然离不开科技。”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昝林森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应该利用科技,尤其是农业科技的力量,加快贫困人口的脱贫步伐。”

攻坚脱贫看担当

昝林森指出,目前尚未脱贫地区大都在地理位置偏僻的农村。这些地方普遍存在“三农”发展整体水平滞后的问题,存在缺技术、缺资金、缺人才的短板。要将这些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的脱贫任务落到实处,必须依靠科技带动和产业发展。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关键是要培养年轻人,造就能扎根农村、发展农业、带头致富的乡土实用人才。”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定边县定边镇十里沙村党支部书记石光银说,美好生活从奋斗中来,摆脱贫困更离不开这股劲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陈萌山也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农业大而不强、产业链短、一二三产融合不紧、比较效益低和竞争力不强,仍是我国“三农”发展面临的现实难题。提升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迫切需要以科技创新作为强大引擎。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白霓镇大市村党支部书记程桔,两年间带领大市村106位村民全部脱贫摘帽。程桔代表认为,如何提升“造血”能力是挑战。大市村因地制宜发展集体经济,新建了百亩茶园和60千瓦光伏发电基地,产业扶贫成为有力抓手。

在宁夏海原县,“企业+专家+农户”的帮扶模式让优质肉牛养殖成为当地贫困群众实现脱贫的重要渠道。昝林森告诉记者,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华润集团在宁夏海原合作发展高端肉牛产业,采取给贫困户赊牛、寄养、回收等形式发展基础母牛养殖,通过产前、产中、产后全过程技术服务大规模繁育肉牛良种,使当地贫困群众从中获得了十分可观的收益,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从全国范围来看,过去1年,全国电商扶贫带动274万贫困户增收,光伏扶贫直接惠及80万贫困户,旅游扶贫覆盖2.3万个贫困村。做好产业扶贫这篇大文章,实施更为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是代表委员们交流最多的话题。

“科技、资金、产业等要素综合起来,落脚点在于龙头企业的进入、示范和带动。”昝林森表示,贫困地区若能找准主导产业,配强科技力量,吸引龙头企业进入,精准脱贫将步入“快车道”。

精准脱贫,被称为是硬仗中的硬仗。从总量上看,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3000多万人。越往后脱贫成本越高、难度越大。从结构上看,现有贫困大都是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的地区和群众。

PM2.5年均浓度为58微克/立方米,空气优良天数226天,比5年前增加50天——这是一组2017年北京大气状况的统计数字。“雾霾少了”“天更蓝了”,对于生活于此的人们来说,他们对这组数字有着更为直观的感受。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宁夏回族自治区委会主委戴秀英提出,当前精准扶贫工作机制亟待创新。扶贫对象识别标准应从单一的收入标准转向收入、消费、健康、教育、资产等多维标准。此外,要创新产业扶贫开发机制,对贫困人口实行资产收益扶持制度,创新财政扶持资金使用方式,通过农民合作社整合国家扶贫资源和贫困农户现有资产,开展“资产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收益有分红”试点。

“可以看出,有关的环保举措已经开始起效,尤其是2017年取得的效果尤为明显。”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财经大学教授李秀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是非常喜人的成绩。”

污染防治看信心

但这场攻坚战仍面临许多严峻的现实挑战。“首先是污染的存量比较大,化解存量需要相当长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的不懈努力。”李秀香表示。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是关键。

同时,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也十分关键。虽然国家为此采取了实施生态移民工程、设立生态补偿机制等有力措施,但在李秀香看来,有关制度如何完善、后续如何保障发展也是一大考验。“目前,局部地区防止环境污染反弹的压力比较大,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压力也比较大。”此外,她还强调,环境保护观念要跟上,污染治理的投入也要跟上。

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表示,当前,我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VOCs等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仍然处于高位,实现空气质量达标需要削减排放50%以上,减排任务尤为艰巨。

补齐污染防治的短板,需要立法、制度、资金等各方面多管齐下,同时离不开科技的支撑。一方面,污染防治需要前沿技术的攻关开发以及适用技术的转化推广;另一方面,以科技创新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推动产业优化升级、驱动发展方式转变是保护生态、防治污染的“治本”之策。

“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已经进入攻坚期,传统煤烟型污染与PM2.5、臭氧污染等新老环境问题并存,生产与生活、城市与农村、工业与交通环境污染交织,末端治理减排空间越来越小,环境压力居高不下,产业、能源、交通运输结构调整和生产、生活方式转变更加迫切。”刘炳江委员说,正在制定的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主攻方向就是瞄准解决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和交通结构问题。

近年来,我国大力加强污染防治科技创新能力,取得了明显突破。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来看,支持力度还将继续加大。佐证之一是,李克强在谈及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要做的各项工作时明确提出,“国家科技投入要向民生领域倾斜,加强雾霾治理、癌症等重大疾病防治攻关,使科技更好造福人民。”

刘世锦委员提出,我国经济现在已经到了必须通过治理污染,进一步改善环境,使经济发展更具可持续性的阶段。目前,有一部分产能是过剩产能、低效产能,是会产生一定污染的产能。这种产能必须去除,才能给节约的、清洁的、可持续性的新投资腾出空间。

《中国科学报》 (2018-03-11 第1版 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方兰说,“这几年,国家环境治理力度之大、成效之明显,人民群众感受很真切。”方兰代表以自己居住的小区为例,讲到了西安市在建筑扬尘管理方面的变化,“精细化到哪怕很小的施工项目,都要求在覆盖、湿法条件下进行”。

相关专题:2018年两会专题

方兰代表讲到,著名的环境库兹涅兹曲线表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环境污染与经济增长呈倒U形曲线。也就是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环境污染由低趋高;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环境污染将逐渐降低,“当前,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面临难得机遇,期待通过不懈努力,让环境污染与经济增长脱钩的阶段早一些到来”。(记者 曹红艳 陈果静 王新伟 周 琳 韩秉志)

本文由正版输尽光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精耕细作,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如何打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