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闻资讯 2019-09-02 13: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正版输尽光 > 新闻资讯 > 正文

美国医学创新研究遇到新威胁,英维康基金会设

英维康基金会设立新项目资助科学家

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孰轻孰重 美国医学创新研究遇到新威胁

位于英国伦敦的维康信托基金会是世界最大的研究慈善机构,该基金会日前宣布其首批“大型研究人员基金项目”获得者名单,26位杰出的生物医学研究者成为维康研究员,他们将在未来7年的时间里分享5700万英镑的基金,平均每人约220万英镑。但与此同时,许多大学的研究人员将面临失去维康基金的危险,因为基金会为支持新的研究员基金项目,正逐步停止对部分现有研究项目的资助。

图片 1

据新出版的《科学》杂志报道,维康基金会主任马克:沃尔波特曾积极推动这个新项目,他认为这个项目是支持英国杰出研究人员的最好方法。然而,1994年大学联盟主席保罗:马歇尔则警告说,如果其他基金会也追随同样的途径,那么将导致对少数研究之星的依赖,从而影响到更广泛的研究基础。

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孰轻孰重,NIH面临新挑战。(图片提供:《科学》)

维康基金会成立于1936年,它托管了美国出生的制药业巨子亨利:维康爵士的遗赠财产,资助提高人类和动物健康的研究,是英国最大的非政府资助生物医学研究的基金会。基金会的目的是“通过资助最优秀的头脑实现健康的突破性进展”,在资助生物医学研究的同时也支持公众对科学的认识。基金会的年度资助预算相当于英国公共资助机构医学研究委员会的资助力度,略胜于它的美国同行——霍华休斯医学研究所。2010年,基金会总资金达139亿英镑,2011年,基金会将用7.5亿美元资助它的奖学金项目、基金项目和研究实验室。

在转化医学成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目前的重要目标之际,NIH面临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孰轻孰重的问题。继2010年底宣布将创立一个致力于转化医学的新中心——国家促进转化科学中心后,NIH院长朗西斯:柯林斯相继宣布了一系列促进转化医学的措施。然而,NIH的新动向受到医学制药领域部分专家的批评。

维康基金会对英国生物医学领域研究人员的资助方式是给予3年期或5年期的经费,专注于特定项目或问题。2009年,基金会宣布正逐步退出对几个有几百位科学家参与的长期基金项目的资助,以期每年腾出1.1亿美元用于资助少数科学家骨干的新项目,鼓励他们作突破性的研究,新项目的资助力度更大、资助时间更长,可达7年。

默克制药公司前总裁、美国科学院院士罗伊:瓦格洛斯最近指出,NIH应该坚持支持新知识和新发现,药物开发并不是NIH最适合涉足的领域。美国布兰迪斯大学生物学教授、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迈克尔:罗斯巴许在新出版的《科学》杂志上发表署名社论说,美国医学创新研究遇到新威胁,NIH应更多资助科学家的自由探索而不是项目。

新计划类似于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资助方式:“资助人,不资助项目”。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由美国飞行员、实业家霍华德:休斯于1953年成立,是美国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支持生物医学研究和教育的基金会之一,拥有捐赠款148亿美元,通过竞争方法为研究人员提供研究经费和为相关机构提供科学教育经费;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将其绝大部分资金用于集中支持全美国的300多位研究人员,在为期5年的时间里,每位霍华德休斯研究员每年会有1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

作为美国主要的医学与行为学研究机构,NIH的使命是探索生命本质和行为学方面的基础知识,并充分运用这些知识延长人类寿命,以及预防、诊断和治疗各种疾病和残障。如今,柯林斯表示,转化科学是医学的未来,NIH将不遗余力地推进转化医学研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今年美国药物研发和制造商年会的一个专题会上,瓦格洛斯批评NIH增加对转化和应用研究的资助。他指出,转化和应用研究并不是NIH和它所资助的科学家的恰当选择,大学擅长创造新知识和发现,即基础研究,转移NIH支持这些研究的核心功能将降低准备到学术界从事基础研究的博士们获取资助的可能性,而这部分研究力量活力的丧失将减少作为应用研究基础的新发现,他说:“就我目光所及,这是一条毁灭之路。”

沃尔波特表示,新项目遴选受资助者的方式不同于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通过研究人员纸上申请的选拔方式。维康基金通过面试候选人以测试其“勇气和精神”,评审人将更少关注纸面工作,而更多关注研究的质量和重要性;基金会同时保留受资助者申请其他经费的自由。

在评价国家促进转化科学中心的创立时,生物医学领域的许多研究人员也批评NIH将资源转移到更多的应用研究之上。

通过对750份个人履历的审查,维康基金会挑选其中173人填写完整的申请书。申请书中有几个简单问题:申请者准备研究什么问题?计划怎么做?为什么要作这些研究?由9位评审人组织的委员会从中挑选出55名候选人参加面试。在接受讯问前,每人需用3张幻灯片谈自己的研究。日前公布的第一批受资助者名单,包括25位研究人员和1位参与分享的研究人员。基金会表示希望每年举行3到4次规模更小一些的选拔,如果效果良好,将逐步停止对300多位研究人员每年35万英镑的项目资助。

罗斯巴许指出,NIH正处于困难时期。NIH在2011年的预算比2010年减少了1%,NIH倾向于缩小基金资助范围。联邦政府的经济刺激方案一度缓解了NIH的预算问题。比如,在2009财政年度,NIH将来自经济刺激方案经费的36%用于资助研究人员个人基金。但在刺激经费即将用完、联邦政府削减自由支配经费之际,其前景令人担忧。迄今为止,NIH的预算已经连续5年没有实质性增加,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资助研究人员原创性想法的基金数目一直停滞不前,也可以解释为什么NIH的资助率始终在低水平附近徘徊。

26位受资助者主要集中在几个研究所:21人分布在英国的金三角城市:伦敦、剑桥和牛津,其中15人来自4所大学;4位获奖者分布在英国的其他城市;来自巴西佩洛塔斯联邦大学的佩罗德:哈拉尔是唯一一位在英国之外工作的受资助者。31岁的哈拉尔将研究母亲和孩子的身体锻炼如何影响一生,他是作为皇家学会奖学金获得者在英国访问时偶然遇上了维康项目,他说:“巴西资助研究的基金都是短期的,7年的支持期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相当重要。”

柯林斯最近在一个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上作证时指出,在2011财政年度,只有17%至18%的经费申请将获得资助,达到NIH的最低资助率纪录。因为诸多经费集中项目持续与自下而上的无目标R01s项目竞争,基于研究人员想法的研究处于危险境地。罗斯巴许说:“NIH对研究人员原创性想法的支持奠定了未来医学发展的基础,它们必须回到健康状态。”

受资助者们表示,新项目的遴选过程不同于传统的基金申请,令人耳目一新。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结构生物学家劳伦斯:珀尔是首批维康研究员,他将在未来7年的时间里获得250万英镑的资助,研究Hsp90分子载体在激活和调控蛋白质中的作用,他表示,申请书的填写过程比平常短多了,但非常难写。而对利物浦热带医学学院的分子寄生虫专家阿利斯特:克雷格来说,面试过程令人相当头痛,他将在未来5年中获得14万英镑的经费,研究脑型疟疾患者大脑中感染血细胞的积累。在26位受资助者中,有6位是博士后研究未超过5年的“新研究人员”。

罗斯巴许强调,许多最重要的突破常常来自于意料之外的求索。比如,重组DNA和单克隆抗体技术分别源自细菌学和免疫学领域的基础研究。这些技术催生了生物技术产业,并成为许多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治疗方法的基础。最近的一个例子是RNA干扰技术,它源自植物和蠕虫的研究。“一个核心概念是我们并不知道下一个医学进展将诞生于哪门学科。”

现在,研究人员们正急切地观望这种集中型的经费支持将会对英国生物医学研究产生怎样的影响。乔纳森:韦伯是伦敦帝国学院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他说,“维康的项目基金是我们当中许多人职业途径的第一个阶梯”,自从维康结束了项目基金后,申请医学研究委员会基金的人数大增。英国剑桥大学校长有4位新维康研究员基金获得者,校长莱斯泽克:伯瑞谢维克兹认为,新基金项目将产生正面效应,大学需要适应这种新的研究资助方式。

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是美国规模最大的公众资金资助生物和医学研究的组织之一。作为HHMI研究员,罗斯巴许表示,“资助人,不资助项目”是HHMI的资助理念和战略。英国维康信托基金会和欧洲研究理事会的资助模式正在向这个方向转移。NIH的资助项目,包括先锋奖和新创新者奖,均是资助杰出科学家做出的创新性工作,但这些项目只占整个NIH资助项目的一小部分。比如,在2010年财政年度,只有17个先锋奖获得者。为了促进未来的创新,NIH应该迅速转向“资助人,不资助项目”的方向。

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的约翰:萨维尔则表示,英国每年用于生物医学研究的支出达30亿英镑,不能继续获得维康基金支持的研究人员有许多新的选择。

罗斯巴许最后指出,部分研究机构的受资助率低达10%至15%,这种状况让基金项目的评审难以进行,也正在导致杰出实验室无法运转。在“不浪费任何一次好机会”的精神指导下,对NIH外部政策和资助项目的严肃评估得以保证,包括对一系列中心、大型经费集中项目、昂贵的临床试验和流行病学研究。尽管目前难以中止甚至减少这些项目,但应该对它们的成本效益进行诚实的评估。此外,NIH内部研究项目获得了NIH近10%的预算,但这些项目却没有像NIH资助的其他研究一样接受同样的竞争性绩效评估。他说:“在NIH实际经费被削减的今天,需要我们更加努力地工作,并有勇气看到和讲出事实,这也是作出创新性研究所需要的品质。”

《科学时报》 (2011-07-06 A4 国际)

《科学时报》 (2011-07-12 A4 国际)

本文由正版输尽光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医学创新研究遇到新威胁,英维康基金会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