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闻资讯 2019-09-02 13: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正版输尽光 > 新闻资讯 > 正文

美NIH新项目欲发掘废弃药物新用途,美政府为促

改变新药发现的“游戏规则” 美NIH新项目欲发掘废弃药物新用途

从2009年就任以来,NIH院长柯林斯就一直在推动设立药物开发中心这一构想。

图片 1

由于奥巴马政府对制药行业推出新药速度缓慢深表关切,联邦官员决定启动一个投资10亿美元的政府药物开发中心,帮助开发新药。

NIH研究人员所发现的数种药物的新用途。

与制药业结盟

转化医学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重要研究领域之一,据新出版的《科学》杂志报道,继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于2010年底宣布将创立一个致力于转化医学的新中心——国家促进转化科学中心后,今年6月,他提出了一个名为“药物援救和新作用项目”的想法——说服制药公司将其废弃药物收藏馆向学术界开放,以寻找这些药物的新用途。

新设立的国立转化医学推进中心将测试一些制药公司不能或不愿从事的脏活累活,将一些试管中发现的有希望但尚不确定的基础研究发现用于治疗,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S·柯林斯博士表示。

作为美国乃至世界最重要的医学研究和资助机构的掌门人,柯林斯表示,转化医学是医学研究的未来,NIH将不遗余力地推进转化医学研究,“国家促进科学中心将在最大程度上推广应用转化科学理念,尝试对各种已知或未知疾病应用新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中心将利用现有可研究资源,更广泛地开展临床科研协作,培养新一代的临床和转化医学科学家”。

"由于现在的失败率高得出奇,我们都在问如何才能提高将早期研究成果转化为成功的临床试验。"柯林斯说。

如今,NIH要发掘另一座宝藏:新药开发过程中被遗弃的候选药物。柯林斯指出,“药物援救和新作用项目”将是国家促进转化科学中心从事转化研究的一个例证,它将改变新药发现的“游戏规则”。新项目将全力以赴鉴别适当的被放弃药物,并让数据和资源可以获取。

根据院外游说团体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估计,有潜力成为药物的每5000个化合物中,仅有250个能走出实验室进入动物实验阶段,而最终只有1个化合物会获得FDA批准,而一种新药获批需要花费15年时间和投入8亿美元。

NIH主管科学政策的副主任艾米:帕特森认为,这项事业需要有一个系统化的努力,理由之一是效率。她指出,尽管每1万个有潜在治疗作用的化合物中,只有1个能成为药物,但这些候选药物在试验中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效率,而不是安全问题。这意味着毒性通常不是发现新药的障碍。她引用一个数据表示,发现药物新作用的成功率在30%左右。而基因组项目也产生了丰富的疾病新靶标。

NIH助力药物开发有悠久的历史。癌症治疗药物泰索帝的开发就是始于NIH的一个实验室。柯林斯表示,这家新的研究机构将不会干预这些努力,取而代之的是会将这些努力协调得更好。

“有心栽花无心插柳”的故事常常出现在药物的发现过程中。比如,沙利度胺(Thalidomide)最初是治疗早孕期间的孕吐反应的药物,因其导致严重的婴儿出生缺陷而被撤出市场。科学家们后来发现,这种药物可以治疗麻风病和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从而赋予了沙利度胺新的生命。目前,许多制药公司已经有药物新用途项目,如今,学术界也希望能加入其中。比如,根据辉瑞制药公司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签署的一年协议,大学的研究人员可获取辉瑞500种药物和在动物实验中失败的候选药物的数据库。

从2009年就任以来,柯林斯就一直在推动这一构想。"这是NIH在治疗方面加强与业界伙伴关系的极好机会。"柯林斯表示,由于这是充实研发管道的一条途径,制药公司会喜欢这一构想。

在发现药物新作用的历史上,NIH的科学家们有光辉的记录,比如抗生素药物头孢曲松钠(Ceftriaxone)最初用于细菌感染的治疗,后来他们发现它还可用于治疗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雷洛昔芬(Raloxifene)最初用于骨质疏松症的治疗,他们发现它还可用于乳腺癌的治疗;抗雌激素药物它莫西芬(Tamoxifen)最早用于乳腺癌治疗,他们发现它还可治疗躁郁症。

但柯林斯否认指责这一新途径将用纳税人的贡献补贴营利公司的任何说法。"将收取特许权使用费,"他表示。"这些特许权使用费将部分返回NIH,纳税人的投入将会得到偿还。"

帕特森指出,绝大多数治疗线索蕴藏在制药公司的遗弃化合物收藏馆中,但公司在分享这些药物数据方面遇到障碍。他们或许可以数字化论文记录,但是公司从事这些药物研究的专家可能已到别处工作了。药物的试验也可能是件麻烦事,因为有可能会揭示出市场现有药物的安全问题,因此还需要达成新的知识产权协议。

这个中心似乎将关注罕见病和发展中国家的常见病,在这些领域,制药公司难以获取丰厚利润。

NIH目前正在起草制药公司和学术界之间的“主协议”,以解决知识产权和数据分享等问题。柯林斯表示,NIH也可能提议修改现行法律以给制药公司经济刺激。但是,帕特森认为,这项工作工程浩大。NIH目前正在现行法律中寻找可回旋的余地。

"显然,我们不想同制药业趋之若鹜的项目竞争,"柯林斯表示。但如果早期项目可能涉及要求制药公司让NIH接触失败的化合物,看看这些化合物是否可以用于其它疾病。

作为实验性的一小步,今年4月,NIH的院内机构化学基因组学中心公开了一个拥有8000多个含结构数据的已批准药物数据库。研究人员可申请到中心测试他们的药物细胞或分子阵列,以寻找可能的结合点或分子活性。帕特森表示,对未获批准的药物,NIH设想一个可允许研究人员通过查看公共数据库而进行“橱窗浏览”的数据库系统。如果看到了一个有兴趣的化合物,他们可以通过服务公司进入这家公司的产权数据库。

与其等待,不如行动

帕特森指出,NIH希望在6到8个月时间内完成主协议的框架。药物援救和新作用项目将促使一个新研究小组在国家高级转化科学中心的诞生,部分有希望的项目将转交给NIH的其他研究机构。

实施这项新举措正值众多大药厂无法找到足够数量的新药之际,它们都在纷纷缩减研发规模。制药公司一度以为在抑郁症和帕金森氏病等治疗领域发现了前景看好的药物,但最终放弃开发,因为制药公司既没意愿也无资源去实施相应的临床研究工作。

部分学术界研究人员为此感到兴奋。北卡罗来纳大学的药理学家布赖恩:罗斯认为,提供出所需要的细节,各方都会受益。威廉:钱博士是哈佛医学院负责研究的执行副院长,曾出任过礼来制药公司研究负责人,他认为制药公司应该对这一事业有兴趣,因为他们自己发现药物新作用的项目并不总是很有成效。他说,NIH希望“集体的智慧能创造出使用这些分子的新方法,如果大多数公司加入到这一事业中,那么将产生出大量的潜在财富和少数有价值的治疗方法”。

与工业界2009年458亿美元的新药研发费用相比,美国政府对这个新药开发中心投入的初始资金相对要小得多。目前将一只药物推向市场的成本可超过10亿美元,而制药公司在营销活动上投入的费用通常是研发成本的2倍,这种商业模式正日益受到外界的质疑。

《科学时报》 (2011-07-06 A4 国际)

传统上,美国NIH侧重于基础研究,如对蛋白质结构进行描述,制药行业可以利用这些基础发现开发化合物。过去15年来,制药行业的研发产出率一直在下降。

NCATS的工作类似于房地产商——他们将房产装扮一新,以便在低迷的市场吸引买家。在这种情况下,NCATS将尽一切努力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以便吸引制药公司的投资。

NCATS将利用NIH四台全新的机器人筛分仪寻找那些会对酶产生影响的化学物质,这将促进新药和新治疗方法的开发。在其它情况下,NCATS不仅要找到合适的化学物质,还要进行动物实验,甚至启动人体试验,观察初步疗效和安全性。所有这些工作传统上都是由制药公司而非政府完成的。

柯林斯表示,这样做决不是为了与制药公司展开竞争,NIH的目的在于,让任何具有商业吸引力的项目走出学术象牙塔,实现产业化。

跨越学术与产业鸿沟

官员们承认,目前还无法确认政府能否在工业界的短板领域取得成功,但面对新药产出低迷,政府必须有所作为。1月14日,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凯瑟琳·萨贝里斯致函美国国会,阐述了在今年10月份之前开设新药物开发中心的计划——这一设想曾在去年12月首次低调地提出,一个月后,其推进速度之快异乎寻常。

创建该中心是柯林斯的一大努力,他曾经领导过NIH的人类基因组项目。多年来,柯林斯一直预测,基因测序将产生大量新的治疗药物。制药公司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并且在基因相关的研究领域里投下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但多半以失败告终。

由此,制药行业不愿意通过开展昂贵的临床试验来追随最新的基因进展。柯林斯表示,政府与其等待更长的时间,还不如自己开始启动工作。

柯林斯要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构建这样一个开发中心,这对于他大多数前任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他们大多数空有一腔抱负,却没有多少实权。近年来,美国国会对NIH院长这一职位给予实际预算和行政权力,柯林斯是第一位充分利用这些新权力的院长。

按照计划,目前分配给NIH下属各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的7亿多美元的研究项目资金将被归集到新的开发中心。政府希望在寻找新药的过程中取得不菲的成绩,从而吸引国会将该中心的研发资金增加到10亿美元以上。

对新资金所抱的希望也许过于乐观。众议院共和党人承诺要对支持卫生研究院的一些国内经费予以削减,今年NIH已遭遇了经费的大幅削减。柯林斯示,他愿意将卫生研究院其它方面的费用调拨出来,将更多的资源用于新的开发中心。

"有些人会说,当前预算那么紧张,不适合去做一些雄心勃勃的事情。但如果我们不充分利用这种科学机会,将是不负责任的。即使要在其它方面实施紧缩政策,我们也要推进下去。"柯林斯说。

为了让该计划在10月份实施,行政部门必须依法取消NIH27个研究中心和研究所中的一个。为此,NIH计划对美国研究资源中心降级,将其一些职能分配给新药开发中心。

部分研究人员对即将实施的改革发出了抱怨声,他们无法理解NIH为何如此快速地推进计划,有人则称NIH并不擅长药物发明。

更多支持人认为,新药开发中心有望激发科研院所培养新一代研究人员,从而跨越学术界与产业界之间的鸿沟。

[人物介绍]

柯林斯于2009年8月17日就任NIH第16任院长,他负责监管27个下属研究所和研究中心,以及每年高达300多亿美元的预算。柯林斯重返NIH得益于美国出台的《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该法案也被称为复苏法案或刺激经济方案。NIH增加了100亿美元的资助金。现在让他担心的是,当这笔刺激资金在今年晚些时候用完时,研究机构申请资助的成功率将会是多少。

展望未来,柯林斯看到了NIH在转化科学领域里的机会,这一科学在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与此同时,他正加强与其他联邦机构如美国FDA的合作。他有信心令那些得到NIH资助的学术研究人员可以与制药行业开展合作,而不会产生经济利益的冲突。

本文由正版输尽光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NIH新项目欲发掘废弃药物新用途,美政府为促

关键词: